彭山区人民法院

(2016)川1403行初8号原告舒春玉因对被告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不履行民政行政管理政府信息公开的法定职责不服行政裁定书

文章来源:行政庭?发布时间:2016年7月15日?阅读:4211次 【字号: 】 (双击屏幕滚动阅读)

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人民法院

行政判决书

?????????????????????????????????

???????????????????????????????? (2016)川1403行初8号

原告舒春玉。

委托代理人申明祥(系原告舒春玉之夫)。

被告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

法定代表人刘江涛,职务局长。

委托代理人王洪,该局副局长。

委托代理人李立新,四川维是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舒春玉因对被告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不履行民政行政管理政府信息公开的法定职责不服,于2016年6月1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展行政案件集中管辖试点工作的批复》(法【2015】390号),于2016年6月1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卢齐康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舒春玉及委托代理人申明祥,被告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委托代理人王洪、李立新,证人李勤、龚敬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舒春玉于2016年3月20日向被告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提出申请: 请求书面查询申请人母亲郭素芳名下、被告拨付下列社会救助和社会保险项目起止时间和相应时间具体金额:1、最低生活保障金;2、高龄老人津贴;3、基础养老金【新农保】。

原告舒春玉诉称,2016年3月20日,原告向被告寄交《政府信息公开查询申请书》,申请查询被告拨付给原告生母郭素芳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津贴和基础养老金的起止时间和相应时间具体金额。在联系方式上,原告在申请书上留下了联系电话和通信地址,随申请书附寄了原告及其生母郭素芳身份证复印件。2016年3月21日,被告收悉原告寄交上述申请书,15个工作日过去了, 被告没有作出任何答复,何况上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是被告能够当场答复的。原告生母,现年95岁,除政府发放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津贴和基础养老金外,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因此,原告十分关注上述收入发放时间和发放金额,正因此才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向被告申请查询。行政行为,包括作为行政行为和不作为行政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三项规定:“请求判决确认行政行为违法”,属于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规定的“有具体的诉讼请求”的情形。在收悉原告寄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后,法定期限内被告应当但没有对原告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作出答复。因此,在法定期限内,被告未作出答复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这是诉讼请求一的理由。在眉山市东坡区行政区划内,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津贴和基础养老金的审批和拨付单位是被告。原告生母领取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津贴和基础养老金,应该来自被告拨付。被告拨付原告生母上述款项的起止时间和相应时间具体金额的信息,是与原告生母生存、生活有关的政府信息,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被告应当按照原告要求的书面形式向原告出示查询结果,被告逾期不答复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被告对原告要求公开或者更正政府信息的申请无正当理由逾期不予答复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答复。”规定,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答复,这是诉讼请求二的理由。有关原告生母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津贴和基础养老金的拨付情况, 是被告在履行职责中制作的、以书面和电子文档形式保存的政府信息,该信息涉及原告生母切身利益,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九条第一项规定, 被告应当主动公开。原告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条规定,以书面形式向被告提出公开申请,申请材料包含了:申请人的姓名、联系方式,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描述和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形式要求。因此,原告申请被告公开上述政府信息的理由成立,人民法院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原告一并请求判决被告公开或者更正政府信息且理由成立的,参照第九条的规定处理。”规定,判决被告公开上述政府信息,这是诉讼请求三的理由。故起诉请求:一、判决确认在法定期限内被告对原告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不作出答复行为违法;二、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答复原告向被告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三、判决被告在一定期限内书面公开原告名下、被告拨付下列款项起止时间和相应时间具体金额:1、最低生活保障金;2、高龄老人津贴;3、基础养老金【新农保】。四、诉讼费用由被告负担。

被告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辩称,一、原告舒春玉代其母亲(郭素芳)诉讼请求所涉及的查询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有关事项,东坡区民政局曾经两次均在法定期限内,以书面的形式告知和送达,事实和理由如下:1、2016年1月3日原告的母亲郭素芳打印的《政府信息公开查询申请书》,被告于2016年1月6日收到该申请书,该申请书要求申请公开其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补贴、基础养老金的信息,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副局长王洪在2016年1月7日及时安排黄志华股长办理查询事宜并报请刘局长阅示。因1月9日、10日是周六、周日休息,1月11日刘江涛局长批示同意转黄股长办理。2016年1月20日黄志华股长对郭素芳的申请查询事宜作出了书面答复同时委托柳圣乡人民政府送达。有关的事实和情况如下:2016年1月20日黄志华股长办理好郭素芳低保明细表、高龄补贴明细表后,及时通过办公电脑传给了东坡区柳圣乡人民政府,电话委托东坡区柳圣乡人民政府送给原告郭素芳。因当天(1月20日)区民政局的公章不在局里,柳圣乡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在电话里答应由乡政府先盖公章,再到区民政局盖公章后安排人员去送。2016年1月25日(星期一)上午9点,由柳圣乡民政办工作人员李丹从区民政局领取了(加盖民政局公章)郭素芳低保明细表、高龄补贴明细表;十点时,李丹把郭素芳低保明细表、高龄补贴明细表交给了民政办主任王阳辉;十点半左右,民政办主任王阳辉把郭素芳低保、高龄补贴明细表分别复印留存一份后,把二份原件交给了桂花村会计龚敬刚,并嘱咐:应先向村支部书记李勤汇报后送达。2016 年1月25日中午,村会计龚敬刚在乡政府大门旁向村支部书记李勤做了汇报。当时,村支部书记李勤说“你负责桂花村7组,由你亲自送去”。2016年1月26日下午,村会计龚敬刚自己把郭素芳低保、高龄补贴明细表二份送达王志林家中交给了郭素芳的儿子舒中明,因为当时,郭素芳的儿子舒中明在王志林家中聊天,村会计龚敬刚说“你妈需要的这两份材料,我给你送过来”,郭素芳的儿子舒中明还说了一声谢谢。当时在场人员有王志林、王泽明及王泽明的妻子龚淑彬三人。由此可见,2016年1月20日郭素芳申请公开其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补贴等信息,东坡区民政局是送达了郭素芳的,是郭素芳的儿子舒中明代其母亲收取的。2、时隔不久,2016年3月20日,第二次又向东坡区民政局邮寄《政府信息公开查询申请书》,是原告舒春玉以其个人名义申请查询其母亲(郭素芳)第一次申请查询的相同事项。2016年3月29日,东坡区民政局在法定期限内,及时将郭素芳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补贴明细表等书面文书送达到原告舒春玉的家里,东坡区民政局的副局长王洪、负责最低生活保障金的黄志华股长、负责高龄老人补贴的何股长亲自到了原告舒春玉家里,当时陪同一起到原告舒春玉家里的还有东坡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的庭长彭英在场。因原告舒春玉拒绝签字接收,东坡区民政局将郭素芳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补贴明细表等书面文书放在了原告舒春玉的家中,并且拍有照片,这种留置送达也是合法有效的。原告在起诉状中说被告对原告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没有在法定期限作出答复,这是原告不真实、不诚实的陈述。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24条规定,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当场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从东坡区民政局2016年1月6日、2016年3月21日分别二次收到郭素芳和原告的申请书,到2016年1月26日东坡区民政局委托东坡区柳圣乡人民政府送达给郭素芳的儿子舒中明代其母亲收取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补贴明细表,中间扣除6天周六、 周日休息时间(非工作日),没有超过15个工作日。2016年3月29日东坡区民政局再次将郭素芳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补贴明细表等文书送达到原告的家中,均是在法定期限以内。以上事实证明,对原告申请公开的信息,属于东坡区民政局可以公开范围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补贴,东坡区民政局及时送达了书面答复。另外,有关基础养老金的信息,不属于东坡区民政局工作职责范围,但在送达文书中,明确告诉了应当向社保局咨询和申请信息公开。以上事实充分说明,被告东坡区民政局的上述行政行为是完全合理、合法的,并无违法之处。三、原告的诉讼请求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 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或驳回原告的起诉。1、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1】17号)第十二条第(三)、(八)项的明确规定,被告已经履行法定告知或者说明理由义务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2、郭素芳于2016年2月18日向东坡区人民法院起诉,2016年3月28日东坡区人民法院下达《行政裁定书》,驳回郭素芳的起诉;原告舒春玉在2016年6月1日以其母亲郭素芳相同的事实和理由二次起诉东坡区民政局,属于重复诉讼;况且郭素芳的户籍地在东坡区柳圣乡桂花村7组,日常生活与郭素芳的儿子舒中明联系最密切,因其儿子舒中明的户籍地也在东坡区柳圣乡桂花村7组,而原告舒春玉的户籍地在眉山市中心城区上游街5号,原告代其母亲又重复起诉东坡区民政局,并无法律依据;并且东坡区民政局的行政行为对其合法权益明显不产生实际的影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5】9号)第三条第(四)、(六)、(八)项的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应当裁定驳回原告的起诉。

经审理查明,被告于2016年1月6日收到原告的母亲郭素芳打印的《政府信息公开查询申请书》,该申请书要求书面查询郭素芳名下、由被告拨付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补贴、基础养老金【新农保】的起止时间和相应时间的具体金额,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副局长王洪在2016年1月7日安排黄志华股长办理查询事宜并报请刘局长阅示。2016年1月20日黄志华股长对郭素芳的申请查询事宜制作了《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记载了从2009年至2014年每季度郭素芳的低保明细金额和从2012年至2015年每季度郭素芳的高龄补贴明细金额,并告知:“新农保不属民政负责,请自己到东坡区社会保障局查询”,同时委托柳圣乡人民政府送达。2016 年1月25日中午,柳圣乡桂花村支部书记李勤指派村会计龚敬刚向郭素芳送达《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2016年1月26日下午,村会计龚敬刚将《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送达给了郭素芳的儿子舒中明。后郭素芳的儿子舒中明又将《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退还至村会计龚敬刚家中。2016年3月21日,被告收到原告于2016年3月20日寄去的《政府信息公开查询申请书》,该申请书请求书面查询被告拨付给原告母亲郭素芳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津贴和基础养老金【新农保】的起止时间和相应时间的具体金额。被告于2016年3月22日制作了《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记载了从2009年至2014年每季度郭素芳的低保明细金额和从2012年至2015年每季度郭素芳的高龄补贴明细金额,并告知:“注:基础养老金不属民政负责,请到东坡区人社局查询。区人社局电话:38221294。”。2016年3月29日,被告将2016年3月22日制作的《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送达到原告舒春玉的家里,当时有东坡区民政局的副局长王洪、负责最低生活保障金的黄志华股长、东坡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彭英在场的情况下,因原告舒春玉拒绝签字接收,东坡区民政局将郭素芳的《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书面文书放在了原告舒春玉的家中,并拍有照片记载和送达情况记录。原告故以被告未公开政府信息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提交的身份信息、《亲属关系证明》、《政府信息公开查询申请书》及快递凭证、眉山市东坡区民政局《收文处理笺》、《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关于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高龄补贴明细表送达情况证明》、照片及《送达回执》、《证人询问笔录》、及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对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信息,行政机关应当主动公开。原告作为郭素芳的子女,有权要求被告作为行政机关公开其具体承办本行政机关的政府信息。原告书面申请查询被告拨付给原告母亲郭素芳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津贴和基础养老金【新农保】的起止时间和相应时间的具体金额,被告作为行政机关,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对不属于本行政机关公开的政府信息,应当告知申请人,对能够确定该政府信息的公开机关的,应当告知申请人该行政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通过庭审查明,被告于2016年3月21日收到原告于2016年3月20日寄去的《政府信息公开查询申请书》后,于2016年3月22日制作了《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记载了从2009年至2014年每季度郭素芳的低保明细金额和从2012年至2015年每季度郭素芳的高龄补贴明细金额,并告知:“注:基础养老金不属民政负责,请到东坡区人社局查询。区人社局电话:38221294。”。2016年3月29日,被告将2016年3月22日制作的《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送达到原告舒春玉的家里,当时有东坡区民政局的副局长王洪、负责最低生活保障金的黄志华股长、东坡区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彭英在场的情况下,因原告舒春玉拒绝签字接收,被告将郭素芳的《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低保明细表》和《柳圣乡桂花村郭素芳高龄补贴明细表》书面文书放在了原告舒春玉的家中,并拍有照片记载和送达情况记录。故被告对原告书面申请查询被告拨付给原告母亲郭素芳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高龄老人津贴的起止时间和相应时间的具体金额的政府信息,已经在15个工作日内对原告予以答复,履行了告知义务;对基础养老金【新农保】不属于被告公开的政府信息,已经对原告告知了该行政机关的名称、联系方式。故被告的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原告申请被告履行法定职责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二条第一款第(二)、(三)、(八)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舒春玉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告舒春玉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

?

审 判 员??? 卢 齐 康

二0一六年七月十五日

?????????????????????????????? 书 记 员? ??程??? 羽?

?